03w形成但發展空間不大

在今日(2019年3月15日星期五),位於西北太平洋關島以南海域的一個熱帶擾動增強為熱帶低氣壓,聯合颱風警報中心給予編號 03w。
 

 
在下午2時,03w 集結北緯 8.2 度,東經 142.9 度附近,估中心最高持續風力為每小時 45 公里,中心附近最低海平面氣壓約為 998 hPa。
 
衛星資料顯示,對流覆蓋 03w 的低層環流中心,但缺乏組織。環境分析顯示,03w 位於垂直風切變中等,高空輻散一般的環境中。預料 03w 的發展空間相當有限,最多可能只會達到熱帶風暴的強度水平。
 
路徑方面,03w 北面的太平洋副熱帶高氣壓正為它帶來東風引導氣流,預料系統將穩定地向西移動,直至它在海上消散為止。
 

風切痛擊蝴蝶迅速消散

蝴蝶 (國際編號 1902) 昨天開始受到強勁的垂直風切變影響,迅速減弱;強度由颱風減弱為目前僅為一熱帶風暴。
 

 
在2019年2月28日(星期四)上午8時,熱帶風暴蝴蝶集結在雅普島的西北偏北約 860 公里,香港的東南偏東方約 2410 公里,即在北緯 17.1 度,東經 136.6 度附近。估計蝴蝶的中心最高持續風力為每小時 70 公里,中心附近最低海平面氣壓約為 991 hPa。
 
衛星資料及環境分析顯示,受到西風帶相關的強垂直風切變影響,蝴蝶相關的對流已完全消散,僅餘一個完全外露的低層環流中心
 

 
預料蝴蝶未來 24 小時會完全在海上消散。
 

強烈颱風蝴蝶仍在關島近海徘徊

強烈颱風蝴蝶 (國際編號 1902) 在過去兩日維持相若強度,並且徘徊在關島附近海域。不過最新預報指出,蝴蝶快將受到中緯度西風槽的影響,明日開始會迅速轉弱。
 

 
在2019年2月26日(星期二)上午8時,蝴蝶集結在關島的西北偏西約 560 公里,香港的東南偏東方約 2820 公里,即在北緯 14.9 度,東經 139.9 度附近。估計蝴蝶的中心最高持續風力為每小時 210 公里,中心附近最低海平面氣壓約為 927 hPa。
 

 
衛星資料顯示,蝴蝶有一直徑約 30 公里的密雲風眼和一直徑約 250 公里的中心密集雲團區。蝴蝶的環流組織得比前天緊密,風圈半徑縮小,其分佈如下:
 
颶風圈半徑 50 公里,暴風圈半徑 100 公里,
烈風圈半徑 220 公里,強風圈半徑 350 公里。
 
在過去兩天,雖然蝴蝶移至海水溫度較低 (攝氏27度以下) 的海域,但極佳的高空輻散及低垂直風切變環境仍支持風暴維持強烈颱風的強度。
 
路徑方面,西風槽靠近導致副熱帶高氣壓減弱,呈現鞍型場弱點。蝴蝶在當中受微弱引導氣流引導,緩慢移動。數值預報指出西風槽靠近而造成的強垂直風切變及乾平流會在明日衝擊蝴蝶,使其迅速轉弱。另一方面,隨著西風槽遠離,副熱帶高氣壓明天起重新增強,將再次引導蝴蝶向西北偏西移動。
 

 
雖然預報認為蝴蝶不會很快深入高緯度地區,但風暴還是會不斷減弱,直至完全在海上消散為止。

蝴蝶逐漸減弱 預測路徑轉變

蝴蝶(國際編號 1902)在2月23日(星期六)增強為強烈颱風,全盛時期的中心最高持續風力估計達時速220公里。今日(2月24日)卻轉趨減弱,不過仍維持強烈颱風的強度水平。
 

 
在2019年2月24日(星期日)下午2時,強烈颱風蝴蝶集結在關島的西約 360 公里,香港的東南偏東方約 3080 公里,即在北緯 12.9 度,東經 141.6 度附近。估計蝴蝶的中心最高持續風力為每小時 200 公里,中心附近最低海平面氣壓約為 927 hPa。
 

 
衛星資料顯示,蝴蝶有一直徑約 30 公里的密雲風眼和一直徑約 250 公里的中心密集雲團區。風暴西南象限有乾平流入侵的情況,該區的環流強度驟減。今日環境分析顯示,蝴蝶移至海水溫度較低 (攝氏27度以下) 的海域,導致維持風暴二類條件性不穩定的可用潛熱減少,所以風暴呈減弱趨勢。
 
路徑方面,太平洋副熱帶高氣壓脊在今日稍為減弱東退,且預料此情況會在未來一兩日持續,因此,蝴蝶沿高壓西南面的弱點轉向西北移動,而且因為引導氣流減弱,蝴蝶的移動速度減至時速 10 公里,目前移至關島附近海域。數值預報顯示,副熱帶高壓脊減弱的情況沒有早幾日預報一樣明顯,也就是在本週中期該高壓會重新增強,所以蝴蝶不會如先前所料轉向北移,卻保持以較低速度轉回西北偏西移動。
 

 
雖然最新預報認為蝴蝶不會很快深入高緯度地區,但風暴還是進入海水溫度較低的海域,所以風暴在未來將不斷減弱,直至完全在海上消散為止。

颱風蝴蝶持續增強 逼近關島

強烈熱帶風暴蝴蝶 (國際編號 1902) 今日已增強為颱風,並正在趨向關島附近海域。
 

 
在2019年2月22日(星期五)上午8時,蝴蝶集結在特魯克的西約 540 公里,香港的東南偏東方約 3830 公里;即在北緯 8.3 度,東經 146.9 度附近。估計蝴蝶的中心最高持續風力為每小時 160 公里,中心附近最低海平面氣壓約為 954 hPa。
 

 
衛星資料顯示,蝴蝶已有一直徑約 20 公里的風眼形成,深層對流進一步鞏固到風暴中心附近發展而漸漸構成中心密集雲團區。蝴蝶是一個中型熱帶氣旋,其風圈半徑如下:
颶風圈半徑 50 公里,暴風圈半徑 120 公里,
烈風圈半徑 250 公里,強風圈半徑 350 公里。
 
路徑方面,蝴蝶未來兩天仍然受到北面太平洋副熱帶高氣壓所帶來的東南引導氣流,所以將會以時速 20 公里向西北微西移動。到下週初期,太平洋副熱帶高氣壓減弱東退,蝴蝶將沿高壓西南面的弱點轉向,轉受南風引導氣流影響,風暴將減速至時速 10 公里並轉向西北偏北移動,趨向關島附近海域。
 

熱帶氣旋蝴蝶形成料迅速增強

在昨天(2019年2月19日星期二),位於西北太平洋特魯克群島附近的一個熱帶擾動增強為熱帶低氣壓,聯合颱風警報中心給予編號 02w。今日,該熱帶氣旋已增強為強烈熱帶風暴,日本氣象廳把其命名為蝴蝶,國際編號 1902。
 

 
在2019年2月20日(星期三)下午2時,蝴蝶集結在特魯克的東南約 340 公里,香港的東南偏東方約 4670 公里。即在北緯 4.9 度,東經 153.6 度附近。估計蝴蝶的中心最高持續風力為每小時 90 公里,中心附近最低海平面氣壓約為 984 hPa。
 
衛星資料顯示,對流正迅速鞏固到蝴蝶的低層環流中心附近發展。對流活躍,並已呈現螺旋狀結構,顯示風暴的結構正迅速改善。環境分析顯示,蝴蝶位於垂直風切變微弱,高空輻散良好的環境中,風暴預測會經過的區域海水溫度平均在攝氏 28 度以上,各方面因素來說相當有利於風暴增強;所以預料蝴蝶未來 72 小時有頗大機會成為強烈颱風。
 
路徑方面,在蝴蝶北面的太平洋副熱帶高氣壓正為它帶來穩定而深厚的東南引導氣流。預料蝴蝶未來 72 小時向西北偏西轉西北方向移動,趨向關島附近海域。
 

經典颱風回顧 — 山竹 Mangkhut (1822)


 

  • 重點

「十號風球」颱風之最(截至2018年)

  • 最凶:最遠發出一號戒備信號。
  • 最猛:香港風力指數破紀錄:時速 97.98 公里。
  • 最強:全盛時期中心最高平均風力超過時速250公里。
  • 最遠:最接近本港的距離有 100 公里,平 2012 年韋森特的紀錄。
  • 第二快:在南海北部六小時平均移動速度超過時速35公里。
  • 風暴潮:歷來第二,僅次於溫黛。
  •  
    災情

  • 政府共收到破紀錄超過6萬宗塌樹報告。
  • 全港有超過40,000戶電力供應中斷。
  • 襲港翌日交通大混亂。
  •    

    • 山竹日記

    2018年9月7日(星期五)

    山竹在威克島以南約 730 公里的西北太平洋東部形成,這是2018年第22個被命名的熱帶氣旋。當天的衛星資料顯示對流逐漸鞏固到山竹的中心附近發展。而環境分析則顯示山竹位於垂直風切變微弱,高空輻散良好,並海水溫度平均在攝氏 28 度以上的區域中。各方面因素來說相當有利於風暴增強,當時已預料山竹將會增強成超級颱風
     
    null
     
    至於決定風暴路徑的重要因素 — 太平洋副熱帶高壓,當時亦勢力穩定,深厚,脊軸呈東西走向,這個形態意味著高壓南面的東風氣流持續引導山竹向偏西方向移動,而首當其衝受到威脅的就是關島。
     

     

    2018年9月9日(星期日)

    山竹增強為颱風,當天衛星資料顯示基本環流圍繞山竹的中心旋捲已達一圈,而且山竹上空有反氣旋式流場帶來極佳輻散,進一步肯定山竹將會增強成超級颱風
     
    null
     

    2018年9月10日(星期一)

    山竹以時速 30 公里快速西移,風暴晚上近距離掠過關島。當地國土安全顧問說山竹是繼1962年颱風凱倫後,對關島帶來最大威脅的颱風。
     
    當日,山竹距離香港約四千公里。各國數值預報預測山竹兩天後的路徑有中等程度的分歧,主要原因是西風帶有短波槽發展會稍為削弱太平洋副熱帶高壓脊的強度,甚至改變其型態,使山竹向北移動的分量增加,不過當時的路徑預報圖仍然指出山竹會取道從巴斯海峽進入南中國海,這是對香港構成重大威脅的預報路徑。
     
    null
     

    2018年9月11日(星期二)

    山竹的二類條件性不穩定機制已經成熟,風暴進入迅速增強時期。當晚,山竹增強為超級颱風。香港天文台罕有地在風暴還未進入東經140度以西之監察範圍前已發出路徑預報並在天氣報告中提及該風暴的動態。
     
    null
     

    2018年9月13日(星期四)

    山竹於早上達至顛峰強度,估計中心最高持續風力為每小時 250 公里,聯合颱風警報中心更估計其風力達時速 280 公里,成為 2018 年最強的熱帶氣旋。其後,山竹一度出現眼牆置換,加上風暴半徑擴大,風圈及環流覆蓋廣達直徑 1500 公里,颶風圈半徑也有 150 公里,烈風圈半徑 380 公里。
     
    null
     
    null
     
    比較週初的預測,山竹採取了一個較為偏西的路徑移動,這是因為西風帶短波活動比預期弱,太平洋副熱帶高壓持續強勢。根據這個預測途徑,山竹預期不會取道巴斯海峽進入南海,呂宋地型既然削弱山竹一些強度,她對本港的威脅亦稍為減少,不過作為一個強烈颱風有直趨香港的可能,山竹對本港的威脅還是超過了近年來的十號風球包括約克、韋森特及天鴿,本港上至政府機關,下至市民大眾均嚴陣以待。
     
    null
     

    2018年9月14日(星期五)

    山竹日間採取較為西北的途徑移動。晚上10時,超級颱風山竹距離本港1110公里,香港天文台於10時10分發已經出一號戒備信號,這是首次有熱帶氣旋在這麼遠的距離便發出一號戒備信號。
     
    受山竹的外圍下沉氣流影響,香港日間天氣酷熱,天文台總部錄得攝氏35.1度的高溫,這是有紀錄以來9月第二高溫。煙霞亦帶嚴重的空氣污染,大埔及元朗空氣監測站的空氣質素健康指數一度錄得10+,即達到最高的「嚴重」水平。

    政府罕有地就風暴逼近而召開跨部門會議。保安局聯同多個政府部門於下午3時30分舉行記者會,要求各部門須設隨時候命的後備隊伍,並須有全面動員之準備。民政事務總署派員到可能受風暴潮侵襲而出現嚴重水浸的鯉魚門、大澳等地點探訪居民,呼籲他們盡早到安全地方或臨時庇護中心暫住。
     

    2018年9月15日(星期六)

    清晨時份,山竹快速地橫過呂宋北部,風暴中心在早上已經進入南中國海。依據菲國 NDRRMC 9月28日的資料,山竹造成菲律賓68人死亡、2人失蹤、150多人傷。
     
    雖然受到呂宋地型影響,山竹的風眼消失,且中心附近之核心環流組織變得鬆散,不過山竹進入南中國海時仍然是一股強烈颱風,估計中心附近最高風力達時速 220 公里。
     
    null
      
    null
      
    香港天文台在下午4時20分發出三號強風信號,當時山竹集結在香港之東南約660公里。
     
    民政事務總署動員接載大澳居民到臨時庇護中心,又開放全港48個臨時庇護中心,供有需要市民入住。市面上則出現糧食及日用品的搶購潮,超級市場貨架中的食物被搶購一空。亦有五金店、文具店表示,市民紛紛購買膠紙貼在玻璃窗上以防被大風吹至破裂,令膠紙十分暢銷,甚至出現抬價炒賣情況。
     

    2018年9月16日(星期日)

    在上午1時,強烈颱風山竹集結在香港之東南約410公里,即在北緯19.7度,東經117.0度附近。香港天文台在上午1時10分發出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並且表示在日間可能需要改發更高風球。
     
    null
     
    雖然山竹的環流結構已相對於它的全盛時期鬆散,不過它仍然結構完整,且範圍廣闊,風圈幾乎覆蓋整個南中國海。
     
    香港天文台在上午7時40分發出九號烈風或暴風增強信號,到早上9時起,橫瀾島及大老山已開始錄得颶風風力,同時各區風勢亦急劇增強。
     
    在上午9時40分發,香港天文台發出最高級別的十號颶風信號,這正是颱風約克使香港懸掛十號風球19年後的同一日;當時山竹移至香港之東南偏南約150公里,即在北緯21.0度,東經114.5度附近。
      
    null
     
    上午11時,香港風力指數已急升至時速 80 公里以上的極強水平,打破2017年颱風天鴿的紀錄。市區多處錄得強風風力,離岸及高地吹暴風或颶風。大老山錄得時速達242公里的陣風
     
    null
     
    null
     
    下午1時,山竹最接近本港,風暴中心在香港天文台總部之西南偏南約 100 公里掠過。
     
    下午2時,香港風力指數創下歷史性的紀錄:時速 97.98 公里,最高三小時平均時速 88.4 公里之強烈水平。在此期間,橫欄島及長洲錄得的最高一小時平均風速分別為每小時161及157公里,是歷來第二高。大老山的陣風達每小時256公里,是歷來第三高。
     
    null
     
    受山竹外眼牆的強烈雨帶影響,本港廣泛地區錄得超過 150 mm 的雨量,部份地區更超過 300 mm,香港天文台先後發出暴雨相關警告如下:

  • 上午9時10分:黃色暴雨警告信號
  • 上午10時55分:紅色暴雨警告信號
  • 上午11時25分:新界北部水浸特別報告
  • 下午2時20分:山泥傾瀉警告
  •  
    null
     
    山竹亦為香港帶來可能是百年一遇的世紀風暴潮。維多利亞港內的的鰂魚涌海水高度曾升至海圖基準面以上3.88米,吐露港內的大埔滘更達4.69米,以風暴潮高度而言,兩站的讀數均是有儀器記錄以來的最高。
     
    傍晚時,山竹在廣東省江門市台山海宴鎮登陸,當地實測平均風力為時速 160 公里,錄得最低海平面氣壓為 955 hPa。受到地型影響,山竹迅速減弱為強烈熱帶風暴。
     
    香港天文台要直到晚上7時40分才以八號東南烈風或暴風信號取代十號颶風信號,當時山竹已遠離至香港以西約240公里。是次十號颶風信號生效10小時,長度僅次於1999年約克的紀錄11小時。
      

    2018年9月17日(星期一)

    山竹進一步移入廣西內陸,並在上午減弱為熱帶風暴,晚上減弱為低壓區
     

    • 疑問與解答

    1. 為什麼山竹會這麼強?
     
    山竹在威克島以南之西北太平洋東部形成,由生成直到它在菲律賓登陸洋洋千里期間,有較長時間讓風暴發展。更重要的是,山竹在廣闊的洋面上途經垂直風切變微弱,高空輻散良好,還有海水溫度攝氏 28 度以上的區域,各方面的因素均十分適合穩定而完整的二類條件性不穩定機制形成;最終,山竹增強到環境可支持的最大潛在強度。
     
     
    2. 為什麼山竹可以一直向西移動,而且走得那麼快?
     
    太平洋副熱帶高壓一直是山竹的主要引導天氣系統。根據紀錄,山竹生命週期內副熱帶高氣壓都勢力穩定,深厚,而且脊軸呈東西走向,這個形態意味著高壓南面的東風氣流持續引導山竹向偏西方向移動。
     
     
    3. 為什麼山竹作為一個遠距離掠過的「十號風球」,卻帶來破紀錄的實測風力?
     
    山竹在9月16日早上最接近香港時減弱為中心最高風力只有時速175公里(10分鐘平均)的颱風,強度低於2017年強烈颱風天鴿(中心風力每小時185公里),而山竹在100公里距離掠過,遠較2017年天鴿的60公里遠,但山竹的實測風力卻較天鴿高。
      
    這是因為山竹的環流較為廣闊,而且山竹以較快的速度移動帶來明顯的半圓疊加效應,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因素,是山竹進入南海後眼牆附近的對流相對橫過呂宋前減弱,但外圍的基本環流卻因南海季風支援而轉強。當山竹在香港以南掠過時,風暴北面的基本環流剛好橫掃本港,強烈的降雨帶來下曳氣流,疊加在熱帶氣旋本身的氣壓梯度風和半圓效應上,造就了當時本港打破紀錄的持續風力和陣風風力。
     
     
    4. 為什麼山竹離開後的星期一會帶來罕見的交通大癱瘓??
     
    香港多處塌樹阻塞包括道路及鐡路等主要運輸系統,9月16日全日及17日上午,巴士大部份路線停駛。港鐵東鐵綫和輕鐵只維持有限度服務,其中東鐵綫來往大埔墟站至上水站列車服務暫停。此期間,沙田站和大圍站估計出現千人排隊的情況,有人從上水到市區上班要超過六小時車程。上水站有近7000人等小巴和的士,有司機臨時大幅增加車費,上班一族叫苦連天。
     

     

    轉生!帕布是今年還是去年的…?

    今日有一個熱帶風暴位於越南以南的海域,日本氣象廳命名為帕布,國際編號 1901(二零一九年第一號命名熱帶氣旋),不過美國聯合颱風警報中心給予的編號卻是 36w(年度第三十六號熱帶氣旋)。
     

     
    原來,這個熱帶氣旋被美國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在去年12月31日定性為熱帶低氣壓,不過到2019年才增強為熱帶風暴,所以成為今年第一個被日本氣象廳命名的熱帶氣旋,所以帕布算是去年形成的跨年氣旋;更進一步說,帕布作為 36w,它在南中國海是由 35w 的殘餘組織發展而成的,而 35w 最初是在菲律賓以東之太平洋海域上形成的。
     

     
    帕布今日早上集結在北緯 5.8 度,東經 108.5 度附近,即位於胡志明市以南約 590 公里,預料向西北緩慢移動,橫過泰國灣,趨向安達孟海。

    熱帶低氣壓 35w 靠近菲律賓中部

    熱帶低氣壓 35w 在過去兩天強度變化不大。隨著副熱帶高氣壓帶來東風氣流的引導,35w 以時速 15 公里向西移動,靠近菲律賓中部地區。
     

     
    在2018年12月28日(星期五)上午2時,熱帶低氣壓 35w 集結在馬尼拉的東南偏東約 900 公里,香港的東南方約 1980 公里,即在北緯 10.8 度,東經 128.5 度附近。估計 35w 的中心最高持續風力為每小時 50 公里,中心附近最低海平面氣壓約為 1000 hPa。
      

     
    對流在 35w 的西部爆發,但仍缺乏組織。35w 的低層環流中心部份外露。環境分析顯示,35w 位於垂直風切變中等及海水溫度攝氏 30 度的海域,該區上空的輻散稍為改善,不過隨著未來 24 小時系統橫過呂宋,受地型影響,所以發展仍然受到限制。目前數值預報模式對於 35w 進入南中國海後是增強還是消散仍存在分歧,但「樂觀」的預報集成估計 35w 最強也不過達到熱帶風暴的強度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