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風季小結

  • 2017年熱帶氣旋共32個,高於平均值*的28個。
  • 達到颱風級數的有11個,低於平均值*的13個。
  • 熱帶氣旋平均強度為時速109公里,低於平均值*的123公里。
  • 熱帶氣旋總活躍日數為143日,稍低於平均*的150日。
  • 影響本港的熱帶氣旋共7個,其中6個是八號或以上風球,天鴿更為本港帶來10號風球。

* 平均值乃過去17年數據統計
 
總結而言,2017西北太平洋熱帶氣旋較不活躍,颱風強度稍弱,但熱帶氣旋形成位置偏西,多生成在菲律賓以東海域,而且隨副熱帶高壓脊引導向西移動進入南中國海,所以熱帶氣旋影響華南沿岸的機會亦顯著增加。
 
原來,2017年東太平洋近赤道的水溫由年初的正距平轉為下半年的負距平,這是拉利娜現象的發生,這與年初預測2017年可能出現厄爾尼諾現象完全相反。
 

 
拉利娜現象的其中一種表現,正正是熱帶氣旋形成位置偏西,太平洋副熱帶高氣壓位置亦偏西,也就是先前提及到熱帶氣旋影響華南沿岸機會增加的原因。

2018風季小結

  • 2018年熱帶氣旋共33個,高於平均值*的29個。
  • 達到颱風級數的有12個,低於平均值*的13個。
  • 熱帶氣旋平均強度為時速127公里,接近平均值*的128公里。
  • 熱帶氣旋總活躍日數為192日,明顯高過平均*的153日。
  • 風季活躍指數是18年來的第三高。
  • 影響本港的熱帶氣旋共6個,其中山竹為本港帶來10號風球。

* 平均值乃過去18年數據統計
 
總結而言,2018西北太平洋熱帶氣旋活動頻繁,熱帶氣旋形成位置偏東,較多吹襲日本,但到風季後期副熱帶高壓脊較強,熱帶氣旋可以遠征西進闖入南中國海,山竹就是其中一例。
 
自2018年第二季起,太平洋近赤道的水溫一直處於正距平狀態,這是一次弱厄爾尼諾現象的發生,這也大致符合以上所說的熱帶氣旋活動模式。

2019風季小結

  • 2019年熱帶氣旋共29個,相當於平均值*的29個。
  • 達到颱風級數的有16個,高於平均值*的13個。
  • 熱帶氣旋平均強度為時速141公里,高於平均值*的131公里。
  • 熱帶氣旋總活躍日數為186日,高於平均*的154日。
  • 風季活躍指數是19年來的第三高。
  • 影響本港的熱帶氣旋共5個,但直接為本港帶來較惡差天氣的只有熱帶氣旋韋帕。

* 平均值乃過去19年數據統計

 

總結而言,2019西北太平洋熱帶氣旋的活躍情況正常,但風暴的平均強度較高。趨向日本及越南的熱帶氣旋偏多,但進入香港 600 公里範圍內的熱帶氣旋偏少。
 

本年度比較突出的熱帶氣旋是海貝思 (國際編號 1919) 。此熱帶氣旋被美國聯合颱風警報中心評定為超級颱風超過 60 小時,打破 2013 年世紀風暴海燕的紀錄。不過根據多站台評估其強度的平均值來看,海貝思未達超級颱風的強度水平,它持續強盛時的中心最高持續風力可能僅為時速 225 公里的強烈颱風。

2020風季小結

  • 2020年熱帶氣旋共22個,明顯低於平均值*的28個。
  • 達到颱風級數的有9個,明顯低於平均值*的13個。
  • 熱帶氣旋平均強度為時速131公里,相當於平均值*的131公里。
  • 熱帶氣旋總活躍日數為117日,明顯低於平均*的153日。
  • 風季活躍指數1.65,反映該年西北太平洋熱帶氣旋活動較不活躍。
  • 影響本港的熱帶氣旋共5個,其中海高斯帶來九號風球,浪卡帶來八號風球。

* 平均值乃過去20年數據統計
 
總結而言,2020上半年西北太平洋熱帶氣旋活動稀少,下半年發展成典型的拉尼娜形勢,熱帶氣旋陸續出現但生成位置偏西,所以較多熱帶氣旋進入南中國海,其影響本港的機會亦略為增加。
 
本年度比較突出的熱帶氣旋是天鵝 (國際編號 2019)
 

 
天鵝憑著其體型細小的先天因素,風暴在良好高空輻散及微弱垂直風切變環境之中啟動了非常有效的二類條件性不穩定機制。天鵝 18 小時內中心最高持續風力增加 100 公里,所謂爆發性增強。天鵝在 11 月 1 日清晨強度達至顛峰,香港天文台及美國聯合颱風警報中心分別評估天鵝中心最高持續風力達時速 140 KTS (260 km/h) 及 170 KTS (315 km/h),從各國評估強度綜合而言,估計天鵝中心最高持續風力為時速 260 公里的超級颱風,其強度平了 2013 年超級颱風海燕的紀錄。

雙拉利娜下的 2021風季

  • 2021年熱帶氣旋共23個,明顯低於平均值*的28個。
  • 達到颱風級數的7個,明顯低於平均值*的13個。
  • 熱帶氣旋平均強度為時速119公里,明顯低於平均值*的130公里。
  • 熱帶氣旋總活躍日數為233日,明顯高於平均*的156日,也是自2001年以來活躍日數最多的紀錄。
  • 風季活躍指數3.05,這是自2001年以來熱帶氣旋活動最頻繁的一年。
  • 影響本港的熱帶氣旋共8個,其中曾出現兩個熱帶氣旋同時影響本港而需要發出熱帶氣旋警告,並有獅子山和圓規先後為本港帶來八號風球。

* 平均值乃過去21年數據統計
 
總結而言,2021年西北太平洋熱帶氣旋生成數量少,強度亦偏低,但個別熱帶氣旋平均壽命特別長,所以計算出來的風季活躍指數創新高,意味西北太平洋長時間有熱帶氣旋活動。值得留意的是2021年初及末均出現拉尼娜現象,在這情況下,由於太平洋副熱帶高氣壓偏西,所以熱帶氣旋上空輻散較弱,難以達至較大強度,但相對而然他們可以作較長途的旅行,生命週期亦相對延長。
 
本年度比較突出的熱帶氣旋是獅子山 (國際編號 2117) 。獅子山雖然在香港西南面 500 公里外掠過,並已於海南島登陸。但香港天文台卻仍然發出八號東南烈風或暴風信號。獅子山成為 1961 年以來距離香港最遠發出 8 號風球的熱帶氣旋。另外,獅子山亦為自 1993 年熱帶氣旋黛蒂以來,首個直接發出3 號信號,並最終令本港需要發出 8 號信號的熱帶氣旋。再者,香港天文台亦極罕有地當一個熱帶氣旋即將登陸及遠離時還改發 8 號風球。
 

 
另外還有熱帶氣旋雷伊 (國際編號 2022) 。風暴在12月20日以熱帶風暴強度進入本港 800 公里範圍內,雖然迅速減弱,但基於系統進一步靠近本港,所以香港天文台在上午11時20分發出一號戒備信號,這是繼1974年颱風艾瑪後第二次在12月發出熱帶氣旋警告,而且這也是有紀錄以來最遲生效的熱帶氣旋警告
 

2022年七月西北太平洋異常淡靜

截止 2022 年 7 月 28 日為止,西北太平洋在七月份僅出現兩個熱帶氣旋(暹芭和艾利,不計算日本氣象廳及台灣所定性的兩個熱帶低氣壓),遠低於七月份平均 5.5 個熱帶氣旋的數目。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今年七月西北太平洋熱帶氣旋活動稀少呢?這個情況會在今年風季餘下時間持續嗎?
 
以本站過去二十年的熱帶氣旋數據進行分析,可見過去曾經出現七月份西北太平洋熱帶氣旋活動稀少(只有2—3個熱帶氣旋形成) 的年份分別是 2003、2010 及 2013 年,其中只有 2010 年與一次強拉尼娜活動有關。
 

 
而根據最新 ENSO 的分析,今年也正在發生一次中等程度的拉尼娜現象。
 

 
從未經過深入分析而作出的直觀結論來說,拉尼娜的出現不一定導致風季初期(七月) 熱帶氣旋活動稀少,但卻似乎有一定關係,即拉尼娜出現會提高風季初期(七月) 熱帶氣旋活動減少的機率。
 
另一方面,七月熱帶氣旋活動稀少的年份,僅接的八月份熱帶氣旋活動會回復至接近正常水平,甚至稍為高於平均之上,這聯想到的是馬登-朱利安振盪 (MJO) 的季間週期變化,如果那一年七月正值是一個乾週期影響著西北太平洋,則八月會有相應一個濕週期影響著西北太平洋。在乾週期影響下,副高偏強,熱帶副合帶轉弱,熱帶氣旋減少,濕週期則相反。今年的情況似乎也相似,參看未來半個月的 MJO 預測,可見目前西北太平洋正受著一個頗強的乾週期影響,而這個週期會在八月初轉弱,並且一個濕週期會在八月中移至南中國海,預期季風槽屆時會在南海變得活躍,熱帶氣旋活動亦會相應增加。
 

 
至於七月份熱帶氣旋活動稀少的原因,引述香港天文台指七月中下旬香港持續出現酷熱天氣的原因,乃是「西北太平洋副熱帶高壓脊在7月中至下旬異常強盛,並覆蓋華南」,這一點從七月份長波輻射距平分析中亦可以看見,華南及中國西南部有正距平,表示該區雲量較少,應該和副高在該區偏強有關,不過西北太平洋卻是負距平。
 

 
這反映從較長期(數週或數月計)的角度看,太平洋副熱帶高氣壓可能不是特別強,而卻是位置異常,在以上分析來看,今年七月副熱帶高氣壓可能是位置異常偏西,比較符合拉利娜現象的特徵。而副高偏西所帶來的影響則是南亞夏季季風轉弱,西北太平洋季風槽活動變得不明顯。從北半球熱平衡及大氣能量循環的角度說,七月份熱位能未能如往常一樣通過熱帶氣旋釋放,取而代之的是,只能以零星小型的中高層擾動運送至中緯度地區。
 
最後,我們直觀而簡單地根據 MJO 活動及過去四次相近情況的統計而作出預測,今年八月份西北太平洋之熱帶氣旋活動會活躍過來,可能會有 5-8 個熱帶氣旋形成,如果是拉尼娜現象持續而導至熱帶氣旋較多在南中國海及菲律賓附近生成,則說不定八月中後期可能有 1-2 個熱帶氣旋會對本港構成威脅呢!